Resource資源專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資源專區>學習專欄
專訪任友群:兩條件促成與騰訊智慧校園合作

 2016年11月19日,由國家發改委、教育部、工信部、科技部、商務部、農業部、國家知識產權局、中科院、工程院、深圳市政府共同主辦,國家信息中心、騰訊公司聯合承辦的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互聯網+教育”高峰論壇,在深圳市會展中心五樓簕杜鵑廳隆重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800余位行業學者、業界專家、政府及企業代表參與了此次盛會。

騰訊網對到場的嘉賓進行專訪,以下是對任友群先生的專訪實錄:

主持人:今天我們很榮幸的請到了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專家秘書長,上饒市委常委、副市長,華東師范大學教授任友群先生。任市長,非常高興您能來到我們騰訊智慧校園高招會的現場。我們都知道,教育信息化推行了有很多年,那您本身作為教育信息化的專家,您覺得教育信息化推行當中的難點在哪兒?

任友群:我現在的身份比較復雜,剛剛你介紹的時候也介紹了我的多個頭銜。我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在江西省上饒市負責那里教育的工作,到崗位也已經有7、8個月了。在這段時間中,由于我原來就是搞教育信息化的,實際上一直在考慮怎么用信息化的手段提升教育教學。但是到了江西以后,我面臨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怎么樣在中部還沒那么發達的區域來去推行,這是壓力很大的一件事情。

我實際上很早就思考過要跟這種大型的平臺進行對接。在那些留守兒童比較多、整個家庭的收入也不高、大部分家庭的文化層次也不如大城市那么高的貧困欠發達地區,推行教育信息化,可能最主要要考慮兩個問題。一個就是它的使用的門檻必須足夠低,基本上我們通過一定的簡單的普及大家都能用了,不能太高大上。第二,使用的經濟成本也要足夠低,貧困區域不可能有太多的經費投入。

如果能夠找到一個平臺,能夠把這兩個問題能夠很好的解決的話,這就至少邁出了非常成功的第一步。所以像騰訊智慧校園這個品牌,我個人認為就是滿足了這兩個條件。因為我們現在全國各地的老百姓中,我們的智能手機的普及率已經非常高了。我們大部分都用公共的交流平臺,像微信這樣的。比如說老師在跟一個家長溝通,沒有微信、又沒有智能手機的家長,應該說是越來越少了。當然在我們的山區還有很多是爺爺、奶奶陪著孫子、孫女在讀書的,有些爺爺奶奶還沒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對于大部分,哪怕是在各地打工的我們的留守兒童的家長來說,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

另外,由于我們大家也知道,像這種公共平臺,我們實際上是不需要花錢就能接入的,微信平臺我們不花錢就用了,用到現在也都挺好的。這個對用戶解決了一個成本問題,所以我一直覺得這件事情在上饒縣那么快速的幾個月就能推出這樣的一個規模,主要取決于兩個,一個是低門檻,一個幾乎是零成本。

主持人:那就像互聯網加教育,那您覺得它應該是一種怎么樣的前景?我們都知道現在是一個互聯網的時代,但是同時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您覺得它是怎樣的前景才能滿足到我們教育加互聯網的一個需求?

任友群:你這個問題中已經用了兩個概念,一個是教育加互聯網,一個是互聯網加教育。實際上這個概念在我們學界也討論過,我們認為這兩個概念是有所不同的。也就是說,如果我是按照傳統教育基本的流程、基本的邏輯在做事情,然后我用互聯網的技術去優化、提高我的流程、我的步驟、我的效率,我們通常把這樣的工作理解成是教育加互聯網。也就是教育的本質并沒有太大的變革,只是互聯網讓我更便捷了,讓我更快了,讓我更提高了,就是這個角度理解。

但是如果我們要理解成是互聯網加教育,那就是要用互聯網再造很多流程,要顛覆性地改變我們所熟悉的教育過程。這個我認為對教育是帶有革命性影響的,前者可能對教育只是一種改良,只是一種革新,但是第二種可能就是革命。我個人認為這兩種情況目前在教育界中都在發生著,我當然希望能夠更快的把教育水平搞上去,所以可能主觀上我們都希望革命來的更早一點,但是革命的發生是有條件的,而不是隨隨便便就會來的。實際上我剛剛說了,由于零成本,由于低門檻,使得我們上饒廣大的普通的老師、普通的學生家長、普通的管理者都能很快的掌握這個智慧校園的使用方式。這些情況實際上在我們現實中恰恰或者是互聯網加教育,或者教育加互聯網,兩者都在發生著。

比如說我現在用了這個管理平臺以后,我們能夠顛覆性的改變了原來的簽到的系統,老師到學校是不是要簽到?學生到學校是不是要簽到?然后又比較大力度的改變了報銷和請假這種流程,使得我們很多老師不需要滿校園去找校長簽字,很便捷。我覺得這些都是在教育加互聯網和互聯網加教育之間正好都在尋找的一種很好的突破。我更希望的是通過教育加互聯網逐步走到互聯網加教育。

主持人:等于說互聯網加教育和教育加互聯網,只是誰是主導的問題。

任友群:也就是說,如果說是互聯網加教育,那對不起,就是以互聯網的邏輯去改造教育。如果說是教育加互聯網,那還是以現有教育的本質邏輯為起點,但是我以互聯網作為我的一個工具,作為我的一個手段來解決問題。實際上互聯網加教育,本質上是圍繞著互聯網的邏輯在轉,這個跨度會更大。

主持人:您覺得我們騰訊智慧校園這個平臺,您對它這個產品是怎樣理解的?

任友群:我實際上很早就關注,我原來在華東師大工作,我在華東師大負責了十幾年的信息化的工作,我大概是大學中最早關注貴公司企業號的那撥人之一,微信華東師大公眾號也是全中國大概前幾名開通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應該是2012年年底注冊,2013年初正式運行微信公眾號的,你去推算一下,這個時間是非常早的。我們學校2014年年底開始關注企業號,去年的年中有一件事情很刺激我,就是貴公司的老總馬化騰先生到上海去,給上海的四套班子做了一次講解,講智慧城市,然后講微信的平臺。上海的四套班子全體都到,然后聽了馬化騰先生的講解。第二天上海就推了智慧城市的很多很多的基于微信的應用。

我是在那個第二天的后一天在華東師大召開了一個工作會議,我說我們關注了企業號,但是我們半年多沒什么行動,我們雖然早就在關注,但是我們一直在觀望。我說現在上海市都動起來了,我們應該盡快的動。所以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華東師大啟動了全面的對接。因為我認為十三五以后或者說這個時代以后,我們所有的信息化考慮端都應當是移動端了。因為電腦現在是可以離身的,我不帶電腦也問題不大,現在手機基本上是不會離身了。當去年下半年在華東師大推出企業號以后,我們就開始了師生的信息錄入和身份確認,動員的成本非常低。不像以前推行一個信息化工具,動員成本非常高。有的時候在推行過程中又會碰到很多技術上的問題,有些人碰上一次兩次技術障礙就煩了,就不想用了。這個問題在原來我們推進信息化的時候都會碰到。但是由于現在低門檻和零成本,使得我們在推廣的效率非常高。所以我們很快就在華東師大完成了布局,而且我們的功能正在逐步疊加。我覺得要感謝騰訊,把企業號做好的同時又開放了一些接口。比如說華東師大可能有更多的一些特殊需求,可能騰訊也不會為一家用戶單獨去開發,但是你們提供了一些接口對接,我們就把我們的團隊對接上了。比如說我們現在的學生非常便捷,我們現在已經可以用手機來替代原來的物理上校內身份證,就是校園卡:我們去食堂打飯可以用手機;我們進圖書館,忘帶校園卡了,也可以用微信拿手機一刷我就進去了;我們幾個人晚上在寢室里讀書,忽然沒電了,因為卡里頭的電費沒了,我只要摁幾下,轉一些錢過去,等一會兒電就亮了。華東師大現在已經能夠都做到這樣了。

然后我們還有一些個性化的信息推送和信息查詢。比如說原來我們說,英語六級以上的同學我們可以有一個什么機會,原來都是一些廣播式的海量的發送,我現在可以在后臺直接推送給過了六級的同學,不過六級的同學,你就看不到這條信息,你不用看這條,這條跟你沒關系。還有我們的老師也可以用這個平臺來進行一些工資單的查詢,個性化的,每個月我的收入是多少,我扣了多少錢,我拿了多少錢,全部在這個平臺上。現在微信企業號至少在大學層面,我個人覺得已經是可以用得非常好了。所以我到了上饒以后一直在想,像這些功能,也不是只有大學才能用,我們其他領域也都能用,特別是基礎教育領域,我覺得這些功能也都是很適用的,所以我一直在嘗試著能否在基礎教育領域對接這種功能。

正好在這個時候,我聽說了我們上饒縣開始啟動跟國家信息中心和騰訊智慧校園的項目。所以就高度的關注了,我大概從暑假開始關注這件事。我為了這件事情,上饒縣跑了7、8趟,跑了至少有20次的小學、中學,有些學校去了不止一次。大致現在上饒縣已經完成了所有的老師和家長的實名的登錄,他的班級圈運行得非常良好,它的請假、報修、簽到等等這些功能做得也都很好,它的一般的通知的發送、對接也弄得很好。這些就讓我們貧困縣在幾乎不花錢的情況下,基本建立起了一個信息化的管理系統。我覺得這很好。

再說騰訊又是國內世界級的大公司,我們對它的安全性、對它的保密的承諾也比較信任。你讓我自己造一個機房我還沒你的安全,我還不如依托在你這里,所以這個都是非常好的起步。

主持人:我也知道,您對教育信息化是高度重視,也希望它能越發展越好,您對我們騰訊智慧校園或者說對于教育信息化有什么好的期望或者是建議嗎?

任友群:我覺得這只是萬里長征走了第一步,也就是說我們通過低門檻和零成本,讓騰訊智慧校園成為我們一所普通的農村的中小學的日常的管理系統。只要當地的教育局也好,校長也好,他有決心去推,幾個月以后,實際上不用幾個月,幾周讓我們完成全校的老師、全校的家長的實名綁定,你就可以使用了,這個門檻是非常低的,也很快。但是這個只是完成的一所學校最最基本的管理,你注意到我剛才談的所有的東西,比如說他很好的完成了家校互動,這個我很喜歡,因為我們有那么多的留守兒童,他們的父母平時也都在北、上、廣、深打工,他不能天天見到自己的孩子,但是現在有了班級圈,每天都能看到班主任發上來的,我的孩子在班級里的各種表現。往往表現好還會被表揚,貼紅花。這個也是拉近了我們整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使得整個社會在溝通方面能夠更趨于和諧,很好。還有剛才說的日常管理。但你別忘了我談的所有的事情還沒有深入到教育教學。因為真正在課堂中的教育教學,我覺得騰訊的智慧校園它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做,你怎么切入到日常的教育教學中。比如說我現在關心的是我們農村,現在往往縣城的學校學生非常多,因為縣城學校質量好,所以農村的孩子都往縣城涌,都跑到縣城讀書,但是邊遠的村里頭的學校,人越來越少。這個會形成一種循環,村里孩子越來越少,教育主管部門配的老師、配的資源也會越來越少。再以后,這個學校的教學水平就會越來越低,到最后,這個學校可能就萎縮成只有十幾個孩子,二十幾個孩子,兩三個老師這樣一個教學點,教學點上的教學質量,單靠這兩三個老師是無論如何也保證不了的。如果說騰訊的智慧校園能夠探索出怎么樣把中心校,比較高質量學校的教師的資源通過信息化的手段,或者有些可以同步傳遞的,有些是可以異步的,我錄制好了再送過去也行。如果能夠把那些資源能夠更好地送到一些邊遠的教學點,這是更加功德無量的事情。因為我們總有一些孩子暫時還走不出大山,他沒有這個條件。總歸在大山、海島深處的一些地方,總歸還有一些孩子,也是我們同在藍天下的共和國的孩子,我們也要關心他們。現在如果在這方面再努力一點,使得我們更多的優質資源能夠送達到這些點。我覺得我們上饒也在考慮,我下一步就要和他們探索,怎么樣把一些同步的東西能夠更好的送到這些點上去。當然有一些可能真的是信息技術無法取代,必須是真人去解決的問題。但是在那些信息技術可以做一些補充的方面,我們希望騰訊智慧校園能夠關注這方面的發展。

主持人:那我們今天高招會的現場有非常非常多的展臺,您對我們騰訊智慧校園的展臺有什么特別的感受嗎?

任友群:我感到特別的親切,因為這里頭的很多事情都是我自己也參與過的,只不過是在上饒做這樣的事情。大家也知道教育部提出來了三通兩平臺,這其中最難的就是人人通。實際上騰訊微信就是一個很好的人人通的平臺。但是它還不是一個網絡學習空間人人通的平臺,它只是一個初步溝通的人人通的平臺。我們希望智慧校園最后真的能夠做到是一個網絡學習空間人人通的平臺,真正能夠實現主席提出來的叫人人皆學、處處可學、時時能學的這樣一個信息化的時代,這樣我們所有的孩子都能夠共享最好的資源,都能在共和國的藍天下一起成長成才,這才是我們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主持人:我也再次感謝任市長對我們今天問題非常深入非常精彩的解答。我再次感謝任市長來到我們騰訊智慧校園高招會的現場。(內容經本人校對)

 

點擊查看原文

 

灭神 不能赚钱